<menuitem id="ptzjl"></menuitem>
<var id="ptzjl"><dl id="ptzjl"><progress id="ptzjl"></progress></dl></var>
<var id="ptzjl"><dl id="ptzjl"><progress id="ptzjl"></progress></dl></var>
<var id="ptzjl"></var><menuitem id="ptzjl"></menuitem><var id="ptzjl"></var>
<var id="ptzjl"><video id="ptzjl"><thead id="ptzjl"></thead></video></var>
<var id="ptzjl"></var>
<menuitem id="ptzjl"><dl id="ptzjl"></dl></menuitem>
<menuitem id="ptzjl"><dl id="ptzjl"><progress id="ptzjl"></progress></dl></menuitem>
<menuitem id="ptzjl"></menuitem>
<var id="ptzjl"></var>
english
新聞中心
 唐慧動態
 行業信息
 媒體報道
 大事記
  首頁>> 新聞中心>>唐慧動態
【空間美學】-唐慧邯鄲設計年會語錄
2019-01-24 ,點擊:

    

 

▲ 

點擊查看視頻

       

        有個小學生,他才9歲,他太專注了,他兜里的一個錢包掉下來了,當時是課間,孩子想我怎么才能把這么好的一個心愛的東西找回來,這孩子就在這里想,他就找了很多小工具在下面開始掏,一點點掏,其實上課的老師找不見他了,這個時候學校的校長發現了這個孩子,校長說了一句話就走了:“好的,那你找吧,但你走的時候你記得把現場恢復到原來的樣子。”孩子大概找了有一個多小時。也沒找到,后來他就在那里一點點回填,回填成原來的樣子,還有一塊土上面有水漬,他也用其他的干土把它填回去,這一切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給我講這個故事的是一個從事了教育事業很久的一位老師。設計師也是師,老師也是師,設計師之間給我們這些同事在傳遞什么,還有就是我們給客戶在傳遞什么,這個很重要,這個孩子在長大的時候學會了自立,學會了獨立,學會了有責任感,這也就是我們未來要給我們客戶的所帶來的東西,所以我們現在才拋棄了那些所謂的傳統式教育,硬式教育,我們在做幼兒園設計的時候我們也會關注一些這樣的思想給我們的人,我們希望他們是有責任感和擔當的。

        下面的一個故事就是我最心愛的東西,這是做家裝好多人遇見的東西,這是護墻板,這是護墻板的顏色,


 

       這個故事放生在2013年,是五六年前的事情,當時我們接到了一個用戶,當時這個用戶已經和另一個公司簽訂了合同,他覺得我做的設計不錯,就找到我來設計,找到我之后,到后期需要裝護墻板的時候,這是一個木器制作公司給我拍過來的一組照片,這個護墻板我們做好了,能不能安裝,因為這個護墻板對他們太重要了,這個護墻板是他們在鼓浪嶼見到的一個板,他們的女兒非常的喜歡,就要把這個板子放到家里面,當時我看到這個東西的時候,心中有一個東西叫做念,就是開頭那個字,當時心里就在想這個字,這樣可能也交代不過去,要不試試吧,試試我把它裝到家里是什么樣子,也許甲方能接受呢?但是這個念想,反復想了很久之后,我覺得我們是不是在犯錯誤,是不是可以做的更好,到底護墻板的意義在哪?在表達什么,后來我覺得不對,我一早開車去了木器加工廠,很早就去了


 

       所以我就在當場挑顏色,我就挑選了一個具有歷史性的顏色,但是挑來挑去我覺得做舊在哪里呢,到底舊是怎來的,我覺得還不對,后來我就挑成這樣了,這個照片是甲方幫我拍的,她在想為什么今天沒有裝護墻板,不是說好今天裝護墻板嗎,護墻板在哪里,我說護墻板在我這里,甲方說你在哪里,我說我在工廠,她說我去找你,我說估計要一個小時,她說沒問題,她就開車顛顛簸簸來到了工廠一起做這個漆,當時她來的時候我的袖子上,衣服上全是那個綠色,因為我已經擦了半天的顏色了,一點一點擦,一點一點擦,擦的時候我在想,什么地方該做舊,我在想她家的孩子小的六歲,大的10歲,我就在想著他們的高度,經常會蹭到的每一個點,我就開始擦,不停地擦,然后忘記了手疼,那是冬天,還在戶外。

 

 

       剛才大家講到匠心,我覺得我這也算是一個小匠心昂,到這里,她去了拍了張照片 ,我開心的笑了笑,后來板子裝到她家里面了,變成了這樣的顏色,和原來工人的不一樣,我們每一個細節,所以我和好多朋友再講它里面每一個細節,我都知道用什么擦出來,用砂紙用多少號的砂紙,還是用海綿,當油漆還沒有干的時候,海綿也能擦出很棒的感覺來,我從調顏色到和工人一起做,工人后來不做了,就我一個人做,反正就一面墻,后來她家裝修完了,是這樣的,霍老師見過,后來我還拿它加過設計星,這是我第一次拍照片,我以前家裝從來不拍照片,然后護墻板裝成了這個樣子,還有她其他的空間,還淘了很多的老物件,把老門扇、老椅子,還有這些東西,她家的風格是非;齑畹,沒有圖紙,吊頂燈光這些圖紙是我用手繪畫出來的,還有他們的廚房,他們的入戶,當時講到這的時候,其實當時很多老師講風水講時間,其實我也覺得時間非常非常重要,那到之后我就說我們在做這樣的一個家裝的時候,最后會出現什么樣的一種結果,那其實很有意思,到了我和甲方認識了三年以后,她已經在房子里面住了三年了。



       石家莊是藥都嘛,她們在做一個藥廠,她自己搞珠寶,但是在2016年的時候她給我打了很多電話,我喜歡你們的設計,我喜歡去你們那上班,可以嗎?我說可以,第五位就是我可愛的業主,目前在我的公司任我的新公司的總經理,初致軟裝總經理劉曉,甲方到我們這里了,后來我反復就想,一個甲方,家里也不缺錢,為什么會到我們這里工作,曾經有一次我們在路上聊天,她認識我們石家莊好多有名的設計師,甚至好多設計師也給他設計過,設計過她的珠寶店,我就問她,那么多設計師,你既然喜歡這個,為什么不和他們去上班,去和他們去玩啊,比我做的還好,為什么跟我來,她說因為你真實,大家有時間可以上我們公司的網站,我們有企業文化的,我們企業文化最重要的就是作品,真實和走心的設計。我覺得設計沒有好壞,只有真不真實,走不走心。


 

 

       所以講到這的時候我特別感慨,后來說唐老師經常出去打打高爾夫啊,找朋友玩玩啊,什么的,公司還能做著,是因為我身邊有他們在,有特別好的朋友在,特別好的用戶在,所以才會讓我的公司那么平穩,那么在今年,我和朋友,全國設計師旅行去了印度一趟,在印度讓我印象特別深的是安曼酒店的接待,我覺得這種接待形式,他是走心的,所以如果翻下去那個視頻啊,是可以播放的,我希望大家可以閉上眼睛聽一下,可能很短最多一分鐘,閉上眼睛聽,我對她非常感動。


 

       其實我在縮減,其實剛才我們所有所講的故事,都是我最心愛的,每一個細節,每一個環節我們都很心愛他,因為這些愛,才讓我們有了這些所謂的設計,就是大家剛才講設計的本質到底是什么,我好多年前在華人設計師聯合會議的群里面和好多設計師在爭執這個問題,當時謝天老師也在群里,謝天說,兄弟,你煩不煩啊你這個問題都問了一個月了,我真的問了一個月,我每天都會發到群里面我說什么是設計的本質,什么是設計的本質,我反復再問,包括現在也在問。


 

 

 

       所以剛才我們在講主題的時候,就是設計的本質,你當時的一個念是什么,我們在糾結,我們在反復琢磨,到底當時那一念,到底發生了什么,你當時那一念就會左右你未來所有的行為和發展,到底是向左,還是向右,到底是向前還是向后,到底設計是這家給的錢多,那家給的錢少,還是因為什么。我覺得未來一定會給你答案。所以我們所有的念,匯聚到一點,執念,執念匯聚到一點就是念,念匯聚到一點-心。

       一般到這就結束了,但是每一次不給人家看案例就算沒有分享過,所以很簡單,我給大家分享我們做的案例。

 

 

 

 

 

       你為什么做醫院啊,是不是因為美才去做醫院,我說我一直美,我想一直美下去才做醫院。我們圈里,經常說我是小鮮肉,明明可以靠才華吃飯的人,偏要靠臉,如果未來還是一個要看臉的時代的話,我愿意一直美下去,謝謝大家,我是唐慧。

 

點擊查看原文鏈接:初致官網新聞動態

唐慧空間設計

www.cyw560.com

 

0311-80815151


打印】【返回】【關閉
關于唐慧
新聞頻道
服務模式
案例賞析
唐慧博客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河北唐慧建筑裝飾設計有限公司,簡稱唐慧空間設計,倡導為生活做設計,專注空間設計,別墅裝修設計,別墅設計,石家莊別墅設計,計,歐式別墅設計,教育空間設計,幼兒園設計,石家莊幼兒園設計,北京幼兒園設計,幼兒園設計裝修,幼兒園VI標識,學前教育空間設計,早教中心設計,培訓機構空間設計,辦公空間設計,辦公室設計,石家莊辦公室設計,董事長辦公室設計,辦公室設計裝修,售樓部設計,樣板間設計,展場空間設計,會所設計,軟裝設計,軟裝配飾。 通信地址:石家莊裕華區萬達廣場3號公寓 1304-1306 & 1318-1320
聯系電話:0311-80815151 傳真號碼:0311-80815151 郵編:050000 聯系人:唐慧(先生) 郵箱:tomhv@foxmail.com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